葛坑农业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沈向洋从微软离职:美科技巨头再无华人高管


文章作者:www.ruemarron.com 发布时间:2020-01-25 点击:1603



沈向洋离开微软!这一轰动性新闻昨晚抨击了微博和微信,其中充满了遗憾和祝福。起初有一些事故,但事实上也是意料之中的。微软中国博客甚至直接发送散文诗来纪念和感谢沈向洋。

沈向洋辞职的另一个新闻点是,自从微软前全球执行副总裁兼互联网业务负责人齐鲁于2016年9月辞职后,沈向洋成为美国科技巨头中唯一的中国高管。与越来越多的印度人才晋升到高级管理层甚至成为首席执行官相比,中国人的职业道路确实越来越窄。

美国科技巨头中不再有中国高管。

沈向洋离职后,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脸书、英特尔、小发猫、高通、甲骨文和亲和族这些美国科技巨头的核心管理层暂时失去了中国人的存在。事实上,只有齐鲁、沈向洋和王静(高通前执行副总裁)是少数几个一路晋升到核心管理层EVP的中国人。亲和党首席执行官黄仁勋和协会首席执行官苏丽萨都是来自中国的台湾移民,他们移民到美国并在美国社会中成长。此外,黄仁勋是Avida的创始人,AMD不是科技巨头。

沈向洋是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兼微软人工智能和微软研究部主管。迄今为止,他的职业生涯仅限于微软,专注于研究部门。1996年在卡耐基梅隆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沈向洋被刘淇介绍到微软雷蒙德总部研究所。1998年,他被调到刚刚在北京成立的微软亚洲研究院。2004年,他成为总统和首席科学家。

虽然这可能不是微软的初衷,但由沈向洋、李开复、张亚勤和张洪江共同建立的微软亚洲研究院确实已经成为中国科技产业的黄埔军校。它不仅为中国科技产业贡献了大量的核心技术人才,而且在中国人工智能产业涌现出许多成功的企业家。毫不夸张地说,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一半或多或少受益于沈向洋共同创建的微软亚洲研究院。

沈向洋和刘淇性格相似,随和谦逊。即使对普通员工来说,他们也没有高级官员的尊严。在担任微软高管期间,必应和研究院也是中国技术人员最理想的部门。此外,沈向洋在人工智能领域有很高的地位。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沈向洋的离开并不令人惊讶。因为他是微软前首席执行官鲍尔默提拔的最后一位核心执行官。2013年11月,他晋升为全球执行副总裁,负责微软研究院业务,并进入微软核心高级管理层。当时,鲍尔默宣布他将离开公司,公司正在寻找新的首席执行官。卢基也被传言是首席执行官候选人之一。

如果你分别搜索沈向洋辞职的中英文关键词,你会发现这件事在中国媒体界是一个大事件,但在美国科技媒体却鲜有回应。毕竟,微软的业务进展顺利,股价创下历史新高。一名高管的离职并不是什么大新闻。即使纳德拉改变了整个微软高级管理层,也没有争议。

去年重组并转移了该部门的资源

如果不包括非业务部门的首席财务官艾米胡德(Amy Hood),那么沈向洋的离开意味着微软的整个核心管理层已经经历了几次重大的组织重组,并在新任首席执行官萨特雅纳拉雅娜纳德拉于2014年2月上任后完成了彻底的改革。目前,纳德拉已经亲自任命了微软每个业务部门的最高管理层。事实上,负责沈向洋的研究所很少涉及微软内部的真正权力斗争,这可能是他能坚持这么久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2018年3月微软高层管理人员的重组让沈向洋领导的人工智能和研究部门有些尴尬。尽管它远未被边缘化,但它可能为他一年后的辞职奠定了基础。在那个时候

这个新部门转移了沈向洋人工智能和研究部门的一些人员和资源,并取消了人工智能商业化的关键功能,促使沈向洋的部门专注于基础研究。毕竟,云计算是微软的核心业务,将人工智能的研发移交给内部协调会更有效率。回顾2016年9月的重组,沈向洋的人工智能和研究部门仍然是微软的四大业务部门之一,并全权负责人工智能业务。

这次重组是纳德拉接管微软后最重要的战略计划。天青和微软办公室进一步巩固了他们在微软的地位,成为微软的重中之重。视窗部门已经被直接分成两个新成立的部门,经验和设备部门以及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平台。失去职位后,领导视窗部门多年的资深部长特里迈尔森(Terry Myerson)直接受制于纳德拉的“饮酒和解除军事权力”。

现在随着沈向洋的离开,微软的内部业务部门变得更加精简,沈向洋在微软研究院的领导权已经直接移交给微软首席技术官凯文斯科特(凯文斯科特)。这可能意味着在纳德拉的安排下,微软的尖端研究工作必须与产品研发更加紧密地协调,微软需要更加关注产品和性能。

纳德拉或最佳首席执行官

毕竟,业绩是唯一的标准。在纳德拉的领导下,微软在几年内呈现出新的面貌。从一家严重依赖办公和视窗系统获取收入的毫无生气的老科技公司,它已经成功地将自己转变为一个云计算和生产力服务提供商,一个赢家通吃的企业和消费者市场。

如今,微软已经有三分之一的收入来自云计算。此外,由于云服务市场的强劲需求,Azure的业绩一直保持着较高的增长率,其市场份额仅次于亚马逊的AWS。

他的表现得到了华尔街的高度认可。在他任职的五年里,微软的股价从35美元飙升至近150美元的历史新高,市值飙升至1.12万亿美元。反过来,微软和苹果已经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与鲍尔默执掌微软的14年相比,尽管财务报告达到了创纪录的高位,但股价却停滞不前,失去了在移动市场的原有优势,将黄金机会交给了苹果和谷歌。

毫不夸张地说,纳德拉确实是过去五年科技行业最成功的首席执行官,也许他们都不是。

毕竟,要扭转并领导像微软这样的科技巨头改变战略方向并不容易,微软的企业文化已经定型。但也不能影响财务结果。上任以来,纳德拉毫不犹豫地放弃了智能手机业务,完全否定了前鲍尔默的最后遗产,并推动公司核心产品完全转型为云。

纳德拉比沈向洋小一岁。他于1992年加入微软,并于2007年成为互联网业务部高级副总裁。纳德拉在他的书《刷新》中回忆了他2008年与鲍尔默和沈向洋一起去硅谷拜访雅虎搜索主管卢基的经历。后来,刘淇以执行副总裁的身份来到微软必应部门,成为纳德拉的老板。

纳德拉于2011年成为微软云和企业集团的执行副总裁。他在这个业务部门的出色表现是微软董事会,尤其是盖茨选择他接替鲍尔默的重要原因,因为选择纳德拉相当于确定微软的战略重点已经转移到云计算和企业服务市场。

中国人和印度人的老话题

提到国内读者关心的话题。事实上,在微软的15名核心高管中,纳德拉只任命了经验和设备部门的执行副总裁拉杰什贾(Rajesh Jha)。齐鲁离职后,他接管了互联网业务部,并被提升为EVP。当然,印度中层团队在微软、谷歌甚至整个美国科技行业不断扩张是不争的事实。当然,他们的不断上升是必然的

第二,印度人才的团结和他们在公司内部的相互支持导致了印度人在整个部门的最高、中级和基层的融合。由于近年来中国中高级人才的严重断层,中国科技人才必须依靠更强的能力获得上层的认可。在许多情况下,他们还需要克服被印度同事排斥的问题。

还有一个词,脸谱网,因中国程序员跳楼而歧视中国人,受到许多国内媒体的批评,它是硅谷拥有最多中层中国人的科技公司。

印度和中国的科技产业又一次不在同一水平。大量美籍华人技术人才选择回到中国创业或加入中国科技巨头。他们有更多的发展机会和就业选择,而印第安裔美国技术人才很少有机会回到中国创业。留在美国科技公司发展更可行。由于绿卡计划的限制(印度人需要8-10年才能拿到绿卡),他们可能更喜欢在公司里发展很长时间。

沈向洋下一步会去哪里?你想成为其他巨头的高管,继续在学术界学习,还是选择创业?

还不知道。他在辞职信中说,“在过去的23年里,我学到了很多,最大的教训是,尽管我们无法预测未来,但我们可以做好最好的准备:宽宏大量、宽容大度、善待他人。”

祝阿什博士旅途顺利。

来源:钛媒体

——

下一条: 这才是12月的主流:“欧版”冬裙,36-57岁穿,洋气又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