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坑农业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资本局势变迁:如何引领创新与价值坚守?


文章作者:www.ruemarron.com 发布时间:2020-01-07 点击:1115



“2019年全球风险投资峰会”将于2019年8月28日至30日在Xi举行。它将邀请全球风险投资领导者分析政策趋势,关注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并展望市场的未来。这场聚集数万亿资本的产业盛宴将对中国的全球资本共享机会和全球风险投资业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会上,智健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郭伟担任主持人,青科集团联席总裁兼青科风险投资管理合伙人袁润冰、宋庆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软银中国资本管理合伙人宋安兰、德通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田立新、陈晖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阎小萍担任讨论人,共同就“如何引领资本形势变化中的创新和价值持续”主题进行了热烈讨论。

以下是专题讨论的文字记录:

郭伟:我们现在的处境一个世纪都没有改变,创新圈确实与过去20年大不相同。每位客人用一句话介绍了自己和他关心的曲目。2019年和过去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董占斌:我是宋庆基金的董占斌。该基金侧重于早期投资,侧重于文化和教育、大消费、创新技术和应用。在娱乐领域,我们已经投资了一些回报率相对较高的公司,比如《杀狼》;在教育领域,有很多投资案例,比如一对一领导、松鼠人工智能(松鼠人工智能)等。2019年,很明显首都很冷,冰点。最直观的感觉是今年的投资额已经大大减少。虽然我也在看这个项目,但我很慢。

宋安兰:我是宋安兰,软银中国的管理合伙人。2000年,软银中国开始在中国投资。目前,它主要集中在四个主要方向:TMT、医疗卫生、新材料和新能源、先进制造和消费。我个人更喜欢投资硬科技项目。我喜欢Xi的八大科技方向。目前,已有几家硬技术公司在Xi安投资。我认为2019年的关键词是谨慎,投资标准将变得越来越严格。最初十个,现在两个。

田立新:我是田立新,茶桶资本的创始人合伙人。我在Xi长大。很高兴今天在Xi见到我的同事。目前,德中两国资本管理资金超过110亿元人民币,主要投资于三大方向:大消费、大健康和高端制造业。2019年的总结有四个词:33,354人处于危险之中。

阎小萍:我是陈晖首都的阎小萍。陈晖资本自成立以来的四年中,已投资36家企业。目前,重点是新一代信息技术,如5G、人工智能、云计算和大数据,以及部分软件的TO B领域。2019年最大的感觉是技术更新迭代非常快,投资相对较慢。投资者的心态会更加谨慎,但企业家的心态会有一些起伏,预期估值也没有下降。

袁润冰:我是青科集团的袁润冰。目前,我们关注两个方向:一个是消费服务,另一个是工业互联网。这两者也有一定的联系。消费服务是新兴产业的消费服务,产业互联网是为产业提供消费服务的互联网。

2019年的行业特征可以概括为再平衡。资本冷却的结果或多或少不是说,而是维持正常的平衡。当某一行业出现大幅下滑时,如果波动幅度仅为10-20%,则不会影响整个周期。

资本市场需要重新平衡。悬崖般的投资下降可能会对整个周期产生相对长期的影响。因此,每个人都会再次找到平衡点,包括估值,这也是平衡点的一个维度。

郭伟:投资圈的现状:投资慢,市场冷,动作不快。它需要再次调整。投资变得谨慎,或者整体步伐放缓,这代表了当前的市场调整状态。那么,我们是否也调整了价值判断的标准?

宋安兰:价值判断的标准实际上没有调整。仅仅说极点更高并不意味着我们

袁润冰:从信息和传统物理的传递来看,消费者和制造商越来越近,而不管对工业互联网提供商的需求如何。然而,有些特殊行业需要第三方企业创造更多价值。再加上刚才嘉宾提到的5G,我认为这两个转变会对整个行业和世贸中心产生深远的影响,目前,整个行业的结构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且方向是好的。

郭伟:2019年投资者会对什么样的企业家更感兴趣?

阎小萍:我们的投资集中在信息技术领域,新一代信息技术在科学创新板应用中所占比例最高。科学委员会上有名企业家的肖像。大多数公司有超过10年的时间,有些甚至超过20年。托业发展缓慢,积累时间很长,所以对于托业企业家来说,在爆发之前需要更多的耐心和积累。

董占斌:虽然C侧的流量相对枯竭,但行业整合的机会很多。目前,在重塑供应链的方向上,我们看到了许多机遇,包括互联网保险、软服装、家电等。该行业的高级企业,加上互联网的概念,实际上是一生一次的机会来重建渠道。

当从这个方向开始时,它比科学家或企业家的角色更重要。因为它们可能已经积累了十多年,资源是至关重要的。尽管他自己可能无法充分利用互联网,但他的合作伙伴或员工应该有非常擅长这个方向的人。

郭伟:当你投票给这部分企业家和企业家时,你和以前投票给互联网的人有什么不同?

董占斌:有很大的不同。当我们过去投票支持天使项目时,没有任何经验的年轻人,大学生,可以用创造性思维改变这个行业。从目前的方向来看,我们看到“资源”的作用非常重要,否则,他将无法利用原始供应商。

宋安兰:我同意董总所说的,因为投资过程偏向于硬科学技术。相反,奋斗多年的企业家更有可能成功。例如,在新材料领域,研究一种新材料通常需要五年时间。一旦获得研究成果,该技术具有特别高的金含量,发展迅速,其商业价值不言而喻。

郭伟:在过去的五年里,这些企业家和企业家的分布区域有什么变化吗?

宋安兰:变化不大,因为我们很早就去了西部,内陆新材料开发得更好。

田立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事实上,许多企业家,或绝大多数企业家,我们需要始终敬畏他们,并虚心向他们学习。换句话说,大多数企业家在年龄、经验以及经验等子行业都有自己独特的特点。总的来说,我们应该向这群企业家学习,最终达到合作的机会,创造双赢的局面。

中国有句古话,“读几千本书,走一万英里”。遇见一万人后,你会发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亮点,每个人都能达成合作。例如,微芯片生物学的创始人卢先平博士就是一个典型的回归者。他创业18年,现在公司已经成功上市,市值数百亿美元。他在美国当教授已经20多年了,他的年龄也不小。这是一种类型。例如,2018年,我们在Xi安微纳米赢得了1亿多元。公司的大多数成员都是80后和90后。他们非常年轻,非常脚踏实地。目前,他们的业务模式已得到很好的实施,覆盖中国20个省。所以我认为各类企业家都值得敬畏。在不同的行业,企业家有不同的特点。作为风险投资老手,每个群体都是我们的机会。

郭伟:基本上有几幅工业互联网企业家的肖像。首先,重型垂直行业可能比资本更了解行业,或者在工业端拥有更强大的资源。其次,它仍然需要高度技术性和创新性。如果它仍然使用原来的例程,它可能无法提高效率,没有优势

郭伟:现在如何锻炼你的团队,或者如何锻炼你的投资逻辑?

阎小萍:目前行业分析很多,团队内部的分工相对较薄和较深。同时,我会沿着头部做深入的分析和研究,基本上更准确地找到项目。

郭伟:目前整个投资机构有什么变化?今年下半年和明年的预期是什么?

袁润冰:第一个又冷又紧,平均下降50%-70%。至于未来的预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趋势逆转的迹象。不能断言这是一个漫长的冬天,但迄今为止,我们对明年第四季度或第一、二季度的形势并不乐观。从我们的沟通过程中,我们发现至少我们没有看到很多人对未来三四个季度持积极乐观的态度。

郭伟:机构变得越来越专业化。一些时间相对较短的机构正变得更加垂直。机构员工的要求也发生了变化。你怎么想呢?

袁润冰:就今年而言,每个人在投资后都花了很长时间来管理项目的存量。在某些领域,前端竞争仍然激烈,但不像往年那样白热化。

郭伟:冬天来了,通常是潮水退去,泡沫被挤出来的时候。舞台上是该行业的顶级投资者和老手。老兵必须经历不止一个周期,不仅仅是一个冬天,而是许多冬天。的确,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看到了一个非常繁荣的景象。我们已经从大批量开发转向高质量开发。即使是两代人的行业也需要高质量,行业也需要高质量。每个人都开始朝这个方向前进。然而,与刺绣工艺相比,它不仅坚韧细致,而且积累了很长时间。每个人都开始在缓慢的工作中竞争。所以,现在还不是创业的好时机,我们应该创业吗?

董占斌:我认为创业的机会总是存在的。我想强调的是门槛。以前,人们只说纯模式创新现在可能行不通。即使在C终端领域,我们也应该强调是否有数据或算法阈值。如果有这样一个门槛,我们仍然可以大胆地走出去创业。

郭伟:几年前新企业家和企业家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董占斌:一些新元素出现了。例如,我们主要投资于教育,而后者都是人工智能教育的结合。衬衫的定制也是基于大量人体数据,可以制作人体模型。门槛很高。换句话说,具有想象力和一定门槛的项目在资本市场上非常受欢迎。

郭伟:门槛可以理解为技术、资源或市场。什么是想象力?

董占斌:例如,教育本身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然后有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式。人工智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辅助作用,带来了收入的大幅增长,这仍然不同于纯技术企业。

宋安兰:我们希望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那就是从需求导向,那就是问题在哪里?你的商业模式解决问题了吗?你在处理虚假需求还是真正的问题?简而言之,有必要关注应用需求,然后匹配相应的技术。目前,我并不认为技术是投资的唯一选择。

田立新:我会从另一个角度回答现在是不是创业的好时机。不久前,他与沃顿的教授和负责沃顿创新和创业的部门领导进行了沟通。他说,每年,沃顿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学生都想加入中国初创企业,并进行实习。我们知道创业是沃顿商学院非常重要的专业。去华尔街咨询是非常重要的。许多企业家是美国人,假设他们是聪明人。他们都认为中国是一个大市场。我们有机会创业吗?中国是一个好地方。如果你有条件创业,你必须来中国创业。

郭伟:给舞台上的来宾鼓掌,这让我们很生气。最后,请舞台上的每一位嘉宾给企业家讲一句话。

袁润冰:不要害怕波动。没有大的波动,就不会有大的机会。没有大的

阎小萍:技术变革的时代已经到来。我认为新企业家应该更加重视技术投入和技术创新。

田立新:我认为任何企业家,无论年龄大小,都必须坚持自己的梦想,脚踏实地。

宋安兰:不是所有的初创企业都成功,但是作为企业家,如果你坚持正确的方向,你一定会成功。

董占斌:我认为企业家应该主动调整,特别是要注意现金流,尽力生存,那就是胜利。

郭伟:我自己也是一名持续的企业家。冬天越冷,我们就越要考虑客人提到的要点:首先,有什么需求吗?其次,是我解决了需求吗?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多少时间和成本?无论什么时候,本质都不会改变。

由于时间问题,这次讨论结束了。感谢您与球场上的客人分享。谢谢大家!

“2019年全球风险投资峰会”由中国共产党Xi市委员会和Xi市人民政府主办。由Xi安财政局、Xi安科技局、Xi安投资合作局、Xi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和青科集团主办的2019年全球风险投资峰会在Xi安高新技术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峰会邀请了全球顶尖风险投资公司与独角兽企业齐聚一堂,通过组织“闭门讨论、专题培训、主题论坛、项目对接、展览展示”等环节,促进产业与资本的高效融合。这场聚集数万亿资本的产业盛宴将对中国的全球资本共享机会和全球风险投资业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下一条: 外交部副部长郑泽光:中国与巴西45年来创造了多个第一